葡京体育

葡京体育

葡京体育

葡京体育手机版

葡京体育网站地图

葡京体育 > 剑门小师叔 > 第814场 南江军
    赵雍自认为是一个善战的将领,在过去二十多年的戎马生涯里,他虽然没打过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仗,但也曾率军东征西讨,灭过一些为患的匪盗和山贼,其中最让他得意的,当属九年前平叛西淳,他领着三万骑兵,先是踏平了三个作乱一方的修士宗门,又强攻西淳城,当场斩了那位叛乱的城主,将他的头颅挂在城头整整一个月。

    那时的他还年轻,渴望着一战惊天下,而在那场平叛战役里,他也确实打出了属于他的风采,让大越的臣民都记住了赵雍这个名字。

    不过那似乎也是他战场生涯的终结,他因战功连升三级,调任南江,成为南江城的大统领,掌管十万南江军,以他的年纪,算是大越数十年来最杰出的将才了,若是不出意外,他会在这里熬上个十年,然后靠着赵家和南江王的举荐成功入兵部,开将府,成为大越最年轻的封将之一。

    调任南江后,日子变得平淡下来,他不再住军营,而是有了一间庞大奢华的府邸,他也很少再领兵了,连平日里的训练都交给手底下的三个心腹,他的那点心气也在不知不觉的消磨,其实对他来说,这样的日子似乎也还不错,每日里巡视巡视操练的兵马,过了午时,就去和南江王小酌一杯,下午或是听曲看戏,或是领上一队人马出城打猎,南岭得天独厚,猎物又多又凶,算是狩猎最好的地方了。

    而且他已经有了两个儿子,都很机灵聪明,大的继承了他的秉性,喜欢舞刀弄剑,小的那个则更像他妻子,儒雅好学,才七岁就可以熟背十本经卷,很受城里那位老夫子的喜欢,他自己也很满足,偶尔会和妻子私下讨论,自己这两个儿子说不定将来可以一个成将,一个封相呢。

    所以他渐渐也看开了,对他来说,按部就班,封将封侯,为子孙打下坚实的基业,才是他该做的事。

    只有四下无人时,他才会想起曾经的戎马日子,身披战甲,铁马金戈,手里的刀上染满敌人的鲜血,耳边尽是隆隆的鼓声和呼呼的风啸。

    有时梦回当年,他也不免唏嘘。

    本以为这样的日子会继续下去,而且距离他升入兵部的时机也快成熟了,南江王已经数次暗示过他,只等京城那位老尚书退位,腾出位置,他的调令立即就会下来。

    可就在这个时候,两族大战爆发了,他那颗沉寂已久的心,也忽然跳了起来。

    他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期待,他开始关注北方和东荒的战报,随着战事扩大,大越也终于下场,军队一支支开拔北上,也是从那时起,他恢复了已经放下九年的习惯,天刚亮就爬起来操练,也开始亲自领着南江军训练。

    果不其然,半月前,南江军将要北上的消息流传了出来,无论是他自己,还是十万南江军,其实都做好了准备。

    可万万没想到,这第一战并不是和妖族打的,对手竟然是三郡。

    这让他心思复杂。

    九年前,他以平叛战事结束了戎马生涯,九年后,他又以一场新的平叛战事重新披甲出征。

    是一场轮回吗?

    他摇了摇头,不再感慨,仔细打量着周遭的环境,南岭多山多岭多沼泽,虽然大越修了不少官路,但三郡是大越最为偏僻之地,这官路也比不上其它繁华州府的,稍显破落,南江军十万人,一半骑兵,一半步兵,无论是人还是坐骑,都贴着神行符纸,如同一条急速奔腾的长河,浩浩荡荡地南下而去,所过之处,就连大地都微微震颤。

    他们丝毫没有隐藏行踪的打算。

    这一路上,赵雍都很紧张,深入南岭腹地,便时刻都有着被传统派修士袭击的危险,所以在出发前,他几乎搬空了南江军的库存,每位将士的身上,都至少有二十张灵符,每位弓箭手的箭囊里,也插着至少十只专门用来对付修士的灵箭。

    虽然在修为上比不过真正的修士,但若论战场大规模作战,这十万装备精良的南江军,还真不是普通宗门可以比拟的。

    不过说过说,久未领兵的赵雍还是有一点紧张,命令手下的士兵盯紧周围,严防敌人的偷袭和伏击。

    “将军,快要到肃南了。”亲卫在他耳边说道。

    他微微一惊,绷紧了神弦。

    肃南是三郡三大城池之一,地处三郡最北,素来富庶,城主是阮冯,出身三郡的大族阮家,早在一千年前,阮家就成了三郡的地头蛇,当地人都称阮家为土皇帝,即使三郡归顺了大越,为了稳定三郡局势,大越皇室也不得不捏着鼻子任命阮家人为肃南的城主,虽然朝廷插了不少钉子进来节制阮家,但他们在肃南经营已久,仍然势大。

    而阮家也是传统派的支持者,和炼魂宗、虫岭暗地里都有不少来往,大越朝廷也清楚,阮家有一支数万人的私军,虽然有心拔除这个眼中钉,但毕竟这是一块难啃的骨头,牵一发会动全身,一个弄不好就会演变成南岭新派修士与传统派的大战,大越不得不谨慎行事,而且阮家虽然小动作不停,但表面功夫做得极好,税收是年年足份的上交,不给朝廷一点借口,大越也就只好默认了这种僵持的局面。

    不过今日,将有变化。

    十万南江军冲出山岭,远处的小小平原上,一座灯火辉煌的城静静伫立,城头上燃着熊熊的烽火,‘南江’两个大字正在闪耀,肃南是大越三十六个主城之一,南江的求援也传到了这里,但从守城将士严阵以待的样子来看,他们没有一点挥军北上支援的心思,而且早已经在提防着南江军了。

    赵雍眯了眯眼,“传令下去,此战只针对阮家和传统派,严禁军中修士对普通百姓出手!”

    “是。”亲兵大喝一声。

    赵雍取下背后长弓,挽弓搭箭,手臂上的灵甲流转着漂亮的光芒,逐渐汇入灵箭之中,他轻喝一声,双腿用力,在荒兽的背上微微立起,右手轻轻一松,一支灵箭刺破清晨微昏的天空,箭枝逐渐燃起,在空中化成一只飞舞的火凤,呼啸着扑向了肃南城。

    南江军,吹起了攻城的号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