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京体育

葡京体育

葡京体育

葡京体育手机版

葡京体育网站地图

葡京体育 > 他是黑化万人迷 > 第63场 【062】我就要她死
    景书向来不爱拼尽全力去做一件事情。

    因为她懒,有时候也会懒到连路都不想走的境界。

    实验员进行每周一次的能力测试时,她的测试结果都是中上,和十七号平齐,甚至有时候会差一点,而一直稳居第一第二第三的,则是十二号零二号和十三号。

    于是跟自己同住一个屋子的十二号经常测试过后自以为是的来安慰自己。

    “别伤心,其实在我心里十一号是最厉害的!”

    景书躺在地板上,翘着二郎腿,双手枕着后脑勺,脸上搭着一场翻开的漫画书,听他这么一说,与蚊子一样嗡嗡的声音便从漫画书里传来,语气敷衍:“哦,谢谢啊,另外,叫我景书,说了多少遍,老子最烦听见编号了。”

    “真的!十一号真的很厉害!会画画会讲故事,还会说出我好多都听不懂的话!”

    景书:“……叫景书你听不懂吗?”

    小孩像是刻意无视掉她的话,伸手把地上的景书抱起,“听得懂,可是我叫十一号叫习惯了!”

    景书:“……”

    好烦。

    小孩真讨厌,不对,是小男孩。

    小女孩还是很讨人喜欢的,比如十三号零六号还有十五号。

    模样可爱声音又甜,虽然零六号这小姑娘跟她哥一样冷冰冰的,但看在那张可爱的萝莉脸的份上,景书完全可以三观跟着五官跑,跑到天涯海角永不回头的那种。

    景书其实很妒忌零七号,这个冰山小孩明明就有零六号那么可爱又兄控的妹妹,竟然还这么孤僻地只喜欢一个人缩在角落里搞科研。

    他妈的搞科研能找到女朋友吗?!

    年纪轻轻就已经输在起跑线上了好吗?!

    当然,心里吐槽归吐槽,她不可能在别人面前说的。

    由于内心已经是一个二十多岁的老色批了,景书对这些小孩几乎是能让就让,不管他们做什么,她都十分敷衍,打架比武不会尽全力,考试测验不会考第一,咸鱼一样的存在。

    不过现在,小孩们都长大了,某些迟来的教育也需要跟上了。

    首先第一点,就是要先告诉他们——不要对自己的实力盲目自信。

    “砰!”

    子弹穿透十七号的脑门,少年额头直接出现了一个血窟窿!

    然而犬耳少年好似根本感觉不到痛一样,他的天性让他只想将眼前那只碍眼的猎鹰撕成碎片!

    “十一号——”时柒咧开嘴,那嘴角几乎是咧到了耳根子处,他的野性被猎鹰激发出来,绿幽幽的眼睛散发着嗜血的光芒!

    景书站在原地,对于少年呼喊充耳不闻,漆黑的眼瞳开始改变焦距,将周围一切都放到极致的缓慢!

    那个徒留残影的犬耳少年也在她眼中显露出了轮廓,景书看见他伸出手,尖锐的爪子朝着自己的头部刺来!就在爪子尖端即将刺中脑门儿时,景书忽然蹲下身,躲过少年的攻击,持枪的手中枪支变化,变形成一把短刀,直接从下往上狠狠扎进时柒的下巴!几乎是从下方贯穿整个头部!景书的眼睛锐利如鹰,她这次没有丝毫留手,不像上回在楼顶那样花时间陪少年玩!

    鲜血飞溅,还不算完!

    犬耳少年似乎没有想到景书的速度会比自己犬型状态还要快上两倍,明明之前二人的速度不相上下,甚至是自己更胜十一号一筹才对!

    景书没有给他足够惊异和思考的时间,另一只手的枪支变化成长刀,从少年背后刺入心脏!

    实验品并不容易杀死,得攻击到要害才行!

    时柒的要害在下巴和心脏,二者同时被击中,他便彻底失去了活动能力!

    “咔……咔……”喉咙被短刀割断,很难发出完整的话语,那对绿幽幽的眼瞳里,是万般的不可置信!

    景书冷冷看了他一眼,忽然嗤笑道:“很意外被我秒了?”

    她用力抽出双刃!

    “啊啊!!!”十七号发出惨叫,少年好玩的脸扭曲成了一片狰狞姿态,他倒在地上,之前喝下的零六号再生细胞开始运转,努力修复着伤口。

    可是景书不会再给他这个机会。

    没有零六号的保命芯片,被击中要害的实验品仅靠再生细胞液是无法快速在短时间内恢复如初的。

    她手中刀刃变回枪支,对准十七号的头连开了十枪!

    直到少年的头颅变成了如碎裂西瓜一样的样子,景书才恶心的转过头,道了声:“再见吧。”

    景书从没有想过要杀死一条低智商蠢狗。

    以前在实验室里,她还拿着球跟他玩过。

    不管是扔到哪里,这低智商的蠢狗都会给她找回来。

    有时候自己粗心弄丢了东西,也能拿着肉骨头找蠢狗逗弄他让他忙帮找。

    狗这种动物很忠心。

    更别说猎犬。

    一生只认一个主人。

    跟对了人,那便是一生幸福,跟错了,那也许会不幸。

    但幸与不幸,不是他人可以左右言论的,只有猎犬自己知道。

    时柒很粘时舞,大概是因为出厂以后,时舞是第一个跟他玩的人。

    他智商不高,喜欢玩球,不懂人情世故,连人类语言都是时舞教的,偶尔景书或十三号会代个班。

    时舞和时柒几乎是形影不离,不管时舞去哪里,时柒都会跟着。

    他很忠心,他向来是听从主人的命令。

    景书知道这次的事情只可能是时舞指示的,十七号除了跟随外不会做出别的反应,但内心的怒火还是让景书很想将时柒大卸八块,毕竟要杀主人,对于猎犬来说,得先过了他那一关。

    地上的少年血流一地,头部已经溃烂的不成样子,景书心里并没有触动,因为从立场不同开始,他们之间的关系就已经回不到以前了。

    不是敌人,就是路人。

    之前是路人,但时舞已然让他们成了敌人。

    景书抬脚就要朝时舞所在的地方走去,然而地上少年的爪子却在下一秒死死抓住了她的脚踝!

    没有头脑的猎犬以身体的本能反应抓住她!

    景书叹了口气,一刀斩下了他的手。

    “别拦路。”她静静道了声:“否则真弄死你。”

    *

    那只手很明显是十七号的。

    上面尖锐的爪子还沾染着血迹。

    时舞心脏飞快跳动,她颤抖着声音问:“真、真死了?!”

    景书点点头,“是啊,下一个就是你了,小时舞。”

    心头涌现出无尽的怒火,时舞忽然朝景书冲过去,手中的石头尽数朝她扔过去:“你给我去死!!!”

    体能测试永远排在末端几名的十五号根本无法在单挑里打过十一号。

    时舞心里清楚这一点,可是她气的已经顾不上这些!

    剧烈的爆炸声响起,这片森林霎时让起了熊熊大火!

    “你有种冲我来!弄死一条蠢狗算什么?!”

    景书笑了,手中抱着昏迷的李大婶儿。

    笑眯眯地说:“你有种冲我来,绑架老妇人又算什么?”

    时舞吼道:“就是一个普通人类老太婆而已!死了就死了!我们拥有着远超他们的力量凭什么要躲在这些杂碎之中?!”

    下一秒,长刀刺穿时舞的身体。

    她痛苦了叫了一声,身体重重的摔倒在地!

    景书一刀切断了她的脚筋,使她无法再站起身来!

    剧烈的疼痛让之前怒火攻心的大脑终于清醒过来,她惊恐地看着面前罕见冰霜面孔的十一号,慢慢往后移动,眼眶发红地说:“十一号、十一……我、我错了,我其实没有想过要伤害这个老太……这个婶婶的!我只是想要把凌漆找过来而已,他竟然向实验猎人透露我的行踪,我、我太生气了,想教训他一番罢了,我真的没有想过要伤害婶婶的!”

    景书道:“没伤害?”

    “你这睁眼说瞎话的!”她挑挑眉,指着李大婶儿的后脑勺,气呼呼道:“都给敲紫了还说没伤害?”

    时舞嘴硬道:“那是十七号打的!”

    景书笑眯眯:“嗯,你这个扑街指使的。”

    所以罪魁祸首还是这个混蛋萝莉。

    “那、那个伤,休息两天也就好了嘛!”时舞忽然红唇微勾,勉强笑着:“十一号,你看咱们都是老朋友了,我今天想着也许你会出现,所以刻意为你穿了最新款的lo裙,好玩吗?”

    景书上下打量了一番,点头:“挺好玩的。比上次那套还要好玩!”

    时舞理了理头发,眨眨眼,娇嗔道:“那你看——”

    话没说完,一声枪响:“砰!”

    子弹穿透时舞的头。

    女孩的上半身软趴趴倒在地上,双眼狰狞地盯着天空。

    这不算完,景书长刀砍下她的头,并踹到了一边,无头的尸体被鲜血侵染开来,浓郁的血腥味传来无尽的恶心感。

    “看个鬼!”景书吐槽道:“你他妈不知道老子最讨厌蓝色的指甲油了嘛?还我看?特么看着就烦好不好?”

    没了呼吸的尸体正被再生细胞液液修复着,景书可以放蠢狗一马,不代表能放时舞一马。

    长刀挥下,将大脑细胞开始修复的那一块区域尽数切下。

    修复细胞找不到修复目标,就会在十分钟后失去活性死亡。时舞的神经大脑短时间内没有得到修复,就会彻底的死去。

    景书转身将李大婶儿抱了起来,大婶儿昏睡的眉头紧蹙,但没别的伤,这倒是还好。

    她得赶紧离开这里,熊熊大火也许已经惹人注意了。

    岂料变故就在一瞬间!

    身后突然传来的雷电狠狠朝景书的后背袭击而来!

    她眼瞳一凝,立刻翻身躲过,然而闪电仿佛有眼睛一样,瞬间转了个方位好似不击中景书誓不罢休!

    没办法,她只能将李大婶儿放到一边,然后从兜里掏出凌漆弄的绝缘体激光护盾将二人罩住!

    闪电击打在护盾上,但由于这种东西还处于测试阶段,景书依旧被闪电给电的双手发红!

    她抬眼,看相时舞尸体所在的地方,不用猜就知道是谁赶来了。

    ——十三号。

    好久都没看到了,她的胸好像又大了一点。

    穿着紧身的红色吊带裙,衬得这身材更加的火辣的性感。

    本就美丽的脸庞还带着成熟女人特有的冷艳孤傲,怎么看怎么让人血脉喷张。

    景书感觉鼻子湿湿的,于是伸手摸了一把,果不其然这脆弱的鼻子又流血了。

    明明受伤的是手,但血却从鼻子里面流出来。

    “许久不见。”时叁的语气平静,她是这些实验品里年龄最大的,已经二十五岁了。

    景书道:“是很久不见,因此一见面就给我这么大的礼?”

    她晃了晃被烫红的手,“这都特么要熟了。”

    时叁道:“时舞我带回去会好好教训,这次算我们对不住你,往后的行动一定不会再给你造成影响。”

    “不要。”景书却笑眯眯道:“我就要这家伙今天死在这里。”

    时叁抱起时舞的头,现在用再生细胞液养着,应该还能救得回来。

    “我刚才的话不是在请求你,”女人的声音冰冷,“只是在告诉你,各退一步,我带走时舞时柒,你带走你婶婶,否则,也许大家可以一起把命留下。”

    听罢,景书一顿,瞳孔猛地一缩,转过头,被保护在护盾里的老人却开始面色发青!

    很明显,这是中毒了!

    “十九号在哪里?!”景书咬牙吼道:“又他妈玩阴的?!”

    刚才的闪电不是为了击垮自己,而是这女人为了把毒传给李大婶儿!

    十三号道:“解药在我这,你让我带着时舞时柒离开,我就将它给你,考虑时间,三秒,一、二……”

    景书被气笑了:“果然越美的女人心肠越毒辣。”

    时叁红唇勾起,停止了数数,终于露出了微笑:“看在以前在实验室里给你当抱枕埋胸的份上……”

    景书打断她:“你现在又不给我埋。”

    时叁指着自己的胸:“你现在愿意过来也可以。”

    景书:“……”

    时叁:“昨天量了量,胸围又大了。”

    景书:“……你赢了。”

    景书:“快把解药给我,带着那两颗人头滚。”

    话落,时叁将手中药瓶扔给了景书,而后转身跳入了身后突兀出现的飞行器里!

    景书拿到药瓶,赶紧给李大婶儿喂下,老人发青的面色很快变回了原来的样子。

    她松了口气,将她抱起,喃喃道:“婶子啊,您看您这运气,也忒倒霉了。”

    熊熊大火还在向周边蔓延,景书朝外跑去,又被十三号耽搁了些时间,心里有点烦,回去以后,得让凌漆好好给自己补偿一顿饭!!

    这么想着,心里好受多了。

    可是当她踏出林子的那一刻,电光火石之间!

    一颗带着火焰的石头却在刹那以音速穿透了她的心脏!

    景书瞪大眼瞳,周围的一切仿佛都放满了数十倍!

    她漆黑的瞳孔侧目,便对上了远处直升机上一对一闪而过的褐色瞳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