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京体育

葡京体育

葡京体育

葡京体育手机版

葡京体育网站地图

葡京体育 > 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 第249场 既入局,我就是高人的棋子!
    火凤和妲己的脸色微微一凝,不假思索的问道:“是什么牛?”

    “远古时期,神牛可是有很多的,虽然比起我龙族还差了不少,但是也算得上是顶级仙兽了,很多大佬收服不了高傲的龙族,便将目标放在神牛的身上。”

    说话前,金龙还不忘吹嘘一下龙族,接着道:“既然是高人所说,那这个奶牛定然不可能是普通的牛,既然是黑白两色,那代表的便是阴阳,身怀阴阳之道的牛,我知道一种,便是五色神牛!”

    火凤微微一愣,“五色神牛?五种颜色?”

    “不错!”金龙点了点头,“分别为黑白红绿蓝五种颜色!黑白代表阴阳,红绿蓝则是世界本源之色,此牛伴天地而生,可托云行走,力大无穷,有撼山沉海之能!”

    “高人不喜欢把话说明白,所谓黑白二色可能只是暗示,五彩的牛可比黑白二色还多了三种颜色,应该更适合做目标。”

    妲己先是分析了一通,问出了关键问题,“这牛有奶吗?”

    “有!”

    金龙当即开口,“我龙族有过记载,此牛伴天地本源而出世,它的奶喝了可以增强体质,力大无穷,百邪不侵,想当初,我曾经无意间见过此牛哺乳,奶量十足,本想讨口奶喝,但人家不愿,我从不强人所难,自然是没有强求。”

    龙儿大吃一惊,“连先祖都没有喝成?”

    “听话要听重点!”金龙忍不住强调道:“是我不愿意强人所难,一口奶而已,我能稀罕?”

    火凤问道:“五色神牛在哪?”

    金龙开口道:“我记得以前都是在昆虚山脉。”

    火凤沉吟片刻,接着道:“昆虚山脉?我知道了,是在仙界南侧,不过绵延无际,想要找一头神牛,无异于大海捞针。”

    金龙给出了提示,“有这种牛的地方,到了夜里会有五彩霞光闪耀。”

    话毕,它龙尾一甩,再度向着水潭深处游去。

    妲己和火凤互相对视一眼,看来得找个机会前往昆虚山脉一趟了。

    流云殿

    白云悠悠,有着众多仙人腾云驾雾而过。

    这时,有四朵白云悄悄摸摸的向着流云殿后山飘去。

    晃晃悠悠间,降落在了一个山脚的位置。

    白云散去,却是裴安和青云谷的三名长老。

    他们的脸上都带着极度的慎重,小心翼翼的打量着四周,眼眸中有些不安。

    大长老开口道:“丁宗主就是被软禁在这里没错了。”

    二长老问道:“宗主,确定要这么做吗?”

    “仙君的目的我们都知道,无非是想要向我打探更多关于高人的事情,而且心思明显不纯。”

    裴安眼神闪烁,低声道:“而我,自然不想对他透露高人的情况,所以,面见仙君去说和根本就不合适,只能自己救人了。”

    三长老轻叹一声,“那可是仙君啊,若是被其发现,我们就危险了。”

    “从我们接触那副画开始,就已经入局,无法回头!”裴安的眼眸微微眯起,带着一丝愤怒,冷笑道:“我裴安既然入局,就是高人的棋子!这仙君无知者无畏,还不知道自己在算计一个怎样的存在!”

    老相好就这么毫无预兆的被抓,说不生气肯定是假的,他可是憋了一肚子火。

    大长老提醒道:“宗主,能够成为仙君,背后也肯定不简单的。”

    大家心里都清楚,仙界卧虎藏龙,虽然经历了大劫,但是大佬们的保命手段层出不穷,没有出现不代表全死了。

    现在的局势风云变幻,正是做出选择的时候。

    大佬之间,往往是通过棋子来博弈,若是他们现在去面见仙君,将高人的一切恭敬的全盘托出,那就不再是高人的棋子,很可能转而成了对立面。

    仙君布下这个局,同样在逼他们做出选择。

    “你们不知道我在凡间经历了什么,但是……无须担心,相信我,高人的强大超乎你们的想象!”

    裴安的眼眸中充满了敬畏,语气中带着坚定,“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没有得到高人的允许,我不可能透露任何事!”

    “好!那就一起干!能够画出那种金乌图绝对是大佬,我选择跟他!”

    大长老眼眸一沉,接着道:“这后山只有一个入口,被四名天仙把守,不宜硬闯,只能另辟蹊径,而除了入口外,后山的周围设有禁制,我们想要进入其中,只能选择破开禁制!”

    二长老点了点头,凝重道:“我们对于阵法也算有不少钻研,四人合力,还是有可能将其破开一道口子的。”

    “不要废话了,开始吧。”

    当即,四人缓缓的抬起手,向前伸出。

    嗡!

    原本空无一物的虚空之中,顿时荡漾起一层层涟漪,有着微光浮现,犹如一层淡淡的膜。

    有着一股浩荡的气息散打而出。

    一时间,三位长老原本还有些跃跃欲试的脸色顿时僵住了,场面陷入了沉默。

    不过,裴安的脸上却是露出古怪之色,有些不确定道:“你们确定这有结界?我怎么没有什么感觉?”

    “宗主,你傻了?这么大一层膜看不见?”

    “强!很强!有这层结界在,飞鸟难渡,毫不妄自菲薄的讲,我们八成破不开。”

    “宗主,认清现实吧。”大长老拍了拍裴安的肩膀,充满了同情,悲伤道:“哎,宗主可能受不了这个打击,都开始说胡话了。”

    裴安的脸色有些发黑,依旧确认道:“我清醒的很!你们真的从这膜上面感觉到了阻力?”

    “有没有阻力你自己心里没数吗?这还叫清醒?”

    三位长老都惊呆了,纷纷劝道:“宗主,看开点,若是能够寻到破阵枪还是可以捅开的。”

    “宗主,稳住啊!实在不行,我们在这里陪你钻研五百年,就算再硬,摩也应该是可以摩去了。”

    “摩个屁,我需要摩吗?”

    裴安哈哈大笑,一点也看不出颓废,反而颇为的兴奋,“是时候展现真正的技术了!你们看好了,我这就走进去。”

    “冷静,冷静啊!”

    三位长老顿时大急,毫无疑问,宗主有些神志不清了。

    他们想要阻止裴安,却见他已然抬手,笔直的伸入结界之内。

    “啵!”

    没有一丝一毫的阻碍,就好像只是一层普通的水波一般,很轻易穿过了。

    “这,这……”

    三位长老同时瞪大着双眼,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

    二长老目瞪口呆,难以置信道:“宗主,你这是觉醒了什么体质?居然可能无视结界。”

    裴安高深莫测的一笑,就这么在他们震惊的注视下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然后再晃晃悠悠的走了出来。

    “宗主,到底什么个情况?”

    “是高人在帮我啊。”裴安双目放光,脸上带着激动与敬畏,从怀里掏出一些碎片,“你们看这是什么?”

    大长老微微一愣,随后惊讶道:“灵根?”

    “不错,正是灵根!”裴安点了点头,拿了一块碎片递给大长老,“大长老,你拿着这个去试试。”

    大长老接过灵根,兀自还有些担忧,颤颤巍巍的伸出手,向着结界靠了过去。

    想象中的阻碍并没有出现,毫无征兆的,“啵”的一声,穿插而过。

    “嘶——”

    三位长老同时倒抽一口凉气,俱是一副见了鬼的模样。

    裴安端详着这些碎片,眼眸深处同样充满了震惊,深吸一口气这才道:“我拜访高人的时候,见到高人在用灵根雕刻,这些碎片被他当成了垃圾,我便厚着脸皮讨要了过来,万万没想到,光是这些碎片,居然可以无视结界!”

    “不可思议,难以置信!”

    三位长老的心脏砰砰跳动,只感到头皮发麻,全身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这可是灵根啊,用灵根雕刻也就算了,居然把灵根碎片当垃圾,关键是……这些垃圾可以轻易的无视仙君设下的结界。

    这得强大到什么境界啊!

    大长老忍不住惊呼道:“宗主,我终于知道你为什么对高人这么有信心了,这也太……太强了吧。”

    “不要耽搁了,赶紧进去吧。”

    裴安当即给每人分了一块碎片,顿时让三位长老如获至宝,死死的捏在手里,感觉身价暴涨。

    安然的进入结界,四人小心的在内部行走,却见,除了最初的结界外,其内还设有很多阵法禁制,处处陷阱,不过有着灵根的帮助,一路上居然畅通无阻,再度让他们震撼于高人的强大。

    “这灵根太不凡了,简直超乎想象!”

    不过他们也知道现在不是纠结灵根的时候,尽快救人才是王道。

    四人都是真仙修为,隐匿气息,倒也没有被发现,很快就感应到了丁小竹的气息。

    裴安激动的飞奔而去,高呼道:“小竹。”

    丁小竹微微一愣,随后惊讶道:“你怎么来了?也被抓进来了?”

    “当然不是,我可是凭本事闯进来的,我是来救你的。”裴安微微一笑,卖弄道:“你听我说,事情是这样的……”

    “说个屁!你的脑子有坑吗?”大长老差点疯了,脸都急红了,“来不及解释了,赶紧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