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文网 > 恋爱流怪谈游戏尺间萤火txt下载 > 175. 没想到你是这种脑袋
    在末世题材的电影里,表现人性是很重要的一环,不过在恒联市里,人性很少得到显现,因为外面的丧尸太凶猛,人难以聚在一起,在独自一人的情况下,人性难以发挥。

    夏怿接待的绝大部分客人,都是普通的龟缩等死状态,虽然少有绝望到自杀的,但也少有还乐观积极的,基本是生无可恋的状态。

    与这样的幸存者交易,十分无趣,只有遇到另外两种人,才会有意思。

    恒联市东边的某小区。

    陆仁嘉和任磊是同学,丧尸危机爆发的时候,他们正在一起打游戏,所以困在了一起。

    好在家里的储备粮不少,他们才撑到现在。不过,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消耗,粮食已经捉襟见肘,两人只能减少进食,整整一周,都处于虽然吃不饱,但也饿不死的状态。

    饥饿是人类最早的敌人,在这种状态下,两人的精神绷紧。

    房子有两个卧室,陆仁嘉在主卧,他立在窗前,看着楼下的丧尸群,长吸了一口气,慢慢吐出。

    现在是末世了。陆仁嘉在心中和自己说。

    这里是我家,他是白吃白喝的。陆仁嘉来到床边,拔下了插座上的电击器。

    本来我的粮食可以支撑两倍的时间,半年后,危机肯定已经解决了。

    我们明明只是普通同学,根本没有什么交情,为什么他可以心安理得的在我家,吃我家大米?

    我不想死。

    他按下电击器,明亮的电流闪过,一阵轻响出现。为了不打草惊蛇,他立即松开了按键。

    他努力让自己咧出一个笑容,从抽屉里取出一把水果刀,藏在衣服里。

    走出卧室,他敲了敲任磊的房门:“到时间了,出来做饭吧!”

    煮饭一个人就足够? 但他们都不相信对方? 怕对方偷吃,所以约好要一起做饭。

    “等我一会儿? 我穿个衣服。”

    房间里? 任磊将防狼喷雾的盖子打开,放进了口袋。

    都怪他。任磊的目光坚定。

    都怪陆仁嘉拉着他打游戏? 不然他一定在家里,他爷爷奶奶是农村人? 家里粮食很多? 一定可以挺过这场危机,等到救援。

    而现在,最多再过半个月,粮食就会吃完? 他就要死了。

    他不想死? 他好不容易考上了大陆的学校,可以过去享受大城市的生活。

    再撑一个月,再撑一个月的话,说不定就能等来救援。

    不能再拖了,如果一开始就下手的话? 那粮食可以撑半年的。

    任磊又从抽屉里取出了一把剪刀,剪刀尖利。

    咔——

    任磊打开了房门? 和陆仁嘉相视而笑。

    这段时间来,他们的关系一直很紧张? 但在这一刻,气氛久违的和谐起来。

    他们互相帮忙? 淘米煮饭。

    等饭的时间里? 他们来到客厅? 他们心中都有犹豫,迟迟没有出手。

    直到电饭煲传来饭好的提示音。

    他们站起身,向着厨房走去。

    陆仁嘉说:“米不多了。”

    任磊答:“是啊。”

    两人沉默两秒,各自将手伸入口袋,在踏入厨房的那一刻,同时拔出了手!

    防狼喷雾准确的喷在了陆仁嘉的脸上,电击枪也准确的抵上了任磊的腰子,两人惨叫一声,一齐倒下。

    陆仁嘉感觉眼痛欲裂,呼吸困难,任磊感觉浑身酸麻,精神恍惚。

    此刻,他们心中想的都是:他也想弄死我。

    这激发了他们的凶性,陆仁嘉努力睁开眼睛,拔出了腰间的水果刀,任磊努力控制身体,掏出了口袋里的剪刀。

    “啊啊啊!”

    “啊啊啊!”

    他们叫喊着,要和对方搏命,这时候,一个不合时宜的声音响起。

    “小伙子们,要货吗?”

    两人手一抖,惊愕的看向旁边。

    一个带着兜帽的男人蹲在那里,好奇的看着他们。

    “你怎么进来的?”他们问。

    是小毛球打开了门,告诉夏怿这里有两个人类要自相残杀,不过夏怿不能暴露小毛球。

    他拉开挎包拉链:“别在意细节,看看货,都是上好的,保管你们快活似神仙。”

    陆仁嘉看不清,但他可以听到任磊的声音,任磊惊呼:“米!”

    “东北大米,上好的货。”夏怿露出笑容,“一百五一袋,现金交易。”

    十分钟后,夏怿告辞离开,陆仁嘉和任磊坐在地上,看着那一大袋米,脑子还不能反应过来。

    为了小半袋米,他们已经到了生死搏杀的最后关头,结果突然来了一个人,给了他们一大袋米,还说一个月后再来卖?

    那他们刚刚的搏杀,之前的谋算,算是个什么事?

    两人对视一眼,露出尴尬的笑容。

    求解,如何和差点儿杀了对方,以及差点儿被对方杀了的同学相处?

    任磊站起身,揉了揉腰:“这屋子住两个人有点儿挤了,对门一家没人,我住过去吧?”

    对门住着一个男人,一个月前饿死了,临死前在敲他们的门,他们没有开门。

    “是啊,对门空着也是空着。”陆仁嘉点头赞同。

    他的视线下移,落在了任磊的口袋上。

    任磊取出防狼喷雾,摸了摸鼻子,咳嗽一声:“我是看到有只蚊子,所以喷了一下。”

    说完,他也看向陆仁嘉的口袋。

    陆仁嘉拿出电击器,抓了抓后脑勺:“我也是看到蚊子,就想着电死它。”

    两人哈哈笑了起来,将防狼喷雾和电击器丢到了楼下,又将剪刀和水果刀丢掉。任磊分了米,去了对门。

    看着任磊关上门,小毛球钻入影子,回到了夏怿身边,手舞足蹈的将情况说明。

    夏怿点点头:“都是不想死,现在可以活了,自然没仇了。”

    姜樱叹了口气。

    夏怿将手伸进背包,摸了摸她的脸安慰她:“可惜没有得到啼哭者的信息,这个城市该不会就一只啼哭者吧?”

    在救助幸存者的同时,夏怿还会询问啼哭者的情报。

    姜樱没有接这个话题,她说:“不早了,找个屋子待着吧。”

    之前不知道有啼哭者和黑眸丧尸,所以晚上也行动,现在知道了这两种丧尸不受洗脑影响,要小心行事。

    “小色头,这么早就想和我困觉了。”夏怿捏了一下女友的脸,快速抽出了手。

    “???”

    姜樱气得牙痒痒,用脑袋猛击夏怿的后背。